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网址:http://www.enjoytheday.net
网站:利鑫彩票

古人的“猴情结”与生肖猴(组图

Source:adminAuthor:阿诚 Addtime:2018/12/27 Click:

  

古人的“猴情结”与生肖猴(组图

  与叶子奇同为明朝人的郎瑛就曾提出过质疑,他在《七修类稿·天地类》“十二生肖”条中指出:“地之肖属十二物,人言取其不全者,予以庶物岂止十二不全者哉!”郎瑛就此提出 “足趾说”:这12种动物之所以能够入选是因为它们的足趾数的不同和特别,足趾数结合“阴阳理论”,便形成了现在的十二生肖。 汉族中有一种说法是,猴子能入选十二生肖是因为老虎帮的忙,猴子曾救过老虎,因此与老虎的关系不薄,老虎下山觅食时,山里的大事小事均交由猴子打理,故留下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歇后语。 “羊辞霜雪地,猴攀桃李枝。”随着丙申猴年即将来临,有关猴的各种话题也渐渐热了起来。若溯其源,古人的“猴情结”可谓由来已久,很多“猴话题”迄今仍无定论。比如,猴子为什么能入选十二生肖?为何在十二生肖中排第9位?古“申”字为什么是两只猴子相望?十二生肖为什么有 “比先后”、“不足之形”、“足趾说”、“习性说”、“图腾说”等多种说法?猴子为何在殷商时期被视为“高祖夒”?女娲和伏羲为什么被古人塑造成蛇身猴面?在早期古籍中“猴”为何写作“矦”?…… 猴子“亏”在哪?《同话录》中没有说清,明叶子奇在《草木子·钩玄篇》中给点了出来:“每肖各有不足之形焉。如鼠无牙,牛无齿,虎无脾,兔无唇,龙无耳,蛇无足,马无胆,羊无瞳,猴无臀,鸡无肾,犬无胃,猪无肋。人则无不足也。” 郎瑛在“足趾说”中,解释了将老鼠排在十二生肖之首的原因:老鼠的前后爪分别代表阴阳两面,集阴阳于一身,而子时正是阴阳转换的时刻,所以将老鼠排在“子”时最合适。 另一种流传更广的说法是,十二生肖是中华人文始祖黄帝创造的,当年选用哪12种动物有分歧,只好采取“比先后”的办法,谁领先谁入选。传说牛跑在最前面,哪知老鼠跳上牛背,在牛即将到达终点时,一跃而下,巧得第一,牛屈居第二,随后是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其实,“比先后”只是一种文学式的想象,像“龙”这种动物根本就不存在,如何“参赛”?如果真赛速度,猴子就是比不过老鼠,也不会输给牛吧!类似纯属想象的传说,在中国民间也存在。 但从生肖起源上看,郎瑛、李长卿等所提出的观点均是一种附会,上世纪70年代的考古新发现已推翻了郎瑛的“足趾说”。1975年12月,从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一座墓主为秦国官吏“喜”的墓葬中,出土了1100余枚竹简,此即通称的“睡虎地秦墓竹简”。这批秦简里有《日书》两种,其中一种《日书》背面的《盗者》一节记载有十二生肖:“子,鼠也。丑,牛也。寅,虎也。卯,兔也。辰。巳,蟲也。午,鹿也。未,马也。申,环也。酉,水也。戌,老羊也。亥,豕也。” 猴为何排第9位,还要从时辰概念上解释。申时相当于现代24时制中的下午3点至5点。郎瑛称:“申为三阴,阴胜则黠,以猴配之,猴性黠也。”意思是,申时阴气盛重,气氛狡黠,而猴子天性狡猾,所以要让猴子来代表这个时辰。李长卿在《松霞馆赘言》中也从动物习性和昼夜活动规律角度解释了十二生肖的排序问题。清刘献廷《广阳杂记》引述了李长卿的说法:半夜子时,正是老鼠最活跃的时候,故安排老鼠在第1位的“子”时,即所谓“正鼠得令之候,故子属鼠”。而猴安排在第9位的“申”时,则是因“日落而猿啼,且申臂也,譬之气数,将乱则狂作横行,故申属猴。” 生肖中的12种动物,与古人记时所用的十二地支即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相配,便有“子鼠”、“丑牛”等的概念。“猴”与“申”相配,形成“申猴”,处于十二生肖中的第9位。 除了“比先后”、“不足之形”、“足趾说”、“习性说”等,古人还从民俗学的角度提出,生肖文化是动物崇拜、图腾文化和原始天文学、阴阳五行理论、干支纪年纪时法等互相利用和交替开发后形成的。具体到猴崇拜、猴图腾,可追溯到中华人文始祖“三皇五帝”。 古人认为,偶数为“阴”,单数属“阳”,据此分析出12种动物的阴阳之别:“鼠前足四爪,象阴,后足五爪,象阳故也;丑属阴,牛蹄分也;寅属阳,虎有五爪;卯属阴,兔缺唇,且四爪也;辰属阳,龙乃五爪;巳属阴,蛇舌分也;午属火,马蹄圆也;未属阴,羊蹄分也;申猴五爪,酉鸡四爪也;戌狗五爪也;亥猪蹄分也;此或庶几焉。” 然而,这种“不足之形”的说法其实也经不住推敲。以猴子来说,它不是没屁股(无臀),而是屁股没人类的肥厚罢了。如果说兔子、蛇、羊等有“不足之形”倒还说得通,因为兔子“三瓣嘴”,蛇没有脚,而羊白眼珠多。其他“无牙”、“无齿”、“无脾”、“无耳”、“无胆”、“无肾”、“无胃”、“无肋”的说法,显然是缘于古人缺乏基本的动物生理解剖常识。 查古人笔记发现,在郎瑛之前已经有人提出此观点。如宋洪巽在《旸谷漫录》中就说过,十二属相是以动物足爪的偶奇数与“六阳”“六阴”相配而成的:“子、寅、辰、午、申、戌俱阳,故取相属之奇数以为名,鼠、虎、龙、猴、狗五指,而马单蹄也。丑、卯、巳、未、酉、亥俱阴,故取相属之偶数以为名,牛、羊、鸡、猪皆四爪,兔两爪,蛇两舌也。” 这份迄今发现最早的十二生肖记载,大体与目前流行的相同,“蟲”即蛇,“环”即猨,即猴;“水”即雉,即鸡。仅“龙”抄落下了,而“狗”被“鹿”替代,但序位上有变化。吴裕成《十二生肖与中华文化》就此分析:“若按足趾偶奇的讲法,马蹄圆,论趾为单数,肖午属阳;羊趾为偶数,肖未属阴;戌位属狗,狗趾奇数为阳。睡虎地秦简生肖,马居未位,老羊居戌位,与足趾之说对照,未之马、戌之老羊均系阴阳错位。抗生素的膳食替代品在ISU研究审查中表现” 作为早期人类所崇拜的动物之一,猴子被认为是“五帝”中的帝喾高辛氏。著名史学家郭沫若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年底写的《先秦天道观之进展》一文中称:“在我看来,帝俊、帝舜、帝喾、高祖夒(náo),实是一人。”他提出高祖夒是殷人祖先的看法,并进一步分析:“夒字本来是动物的名称。《说文》说:‘夒贪兽也,一曰母猴,似人。’母猴一称猕猴,又一称沐猴,大约就是猩猩。殷人称这种动物为他们的‘高祖’,可见得这种动物在初还会是殷人的图腾。”因为是殷人图腾,猴子在殷商时代享受着最高礼遇,后世古人在设计十二生肖时,自然不能落下猴。 事实上,上古时这样的“猴情结”相当普遍,有的一直以故事的形式流传至今。如在汉族版中国创世女神女娲“抟土造人”的神话中,有一种说法是,女娲在造人时就是按照猿猴的样子,造出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这下才有了中华儿女。而在四川简阳出土的一块画像石上,女娲和伏羲是蛇身猴面,他们本身就是猴子。诸如此类的传说还有藏族的创世纪神话,现仍收藏在布达拉宫的一幅《人类起源图》,反映的就是经观世音菩萨点化后的一只猕猴与岩洞中的女妖婚配生育了人类这一神话内容。此外,据郭沫若在民国十八年(1929年)所写的《释干支》,印度、希腊、埃及等东西方文明古国的“十二生肖”中都有猴。 所谓十二生肖,即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等12种动物。对于这12种动物为什么能入选十二生肖,历来说法多多。 顾颉刚、杨宽等已故当代史学家认为,中国上古英雄圣贤们大都不是人,而是被人崇拜的动物,后被“神化”和“人化”了。如治水英雄大禹便非神非人,顾颉刚在《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一文认为,“禹是一条虫”,伏羲、神农、黄帝、尧、舜、伯益等原本也都是动物。杨宽在《序第七卷因论古史传说中的鸟兽神话》一文称,舜是大象,而秦人的先祖伯益是燕子。 但这种说法也有问题,郎瑛认为:“予又思蛇、兔且取唇舌,他物之足爪亦岂无如十二物者哉?”他推断,这12种动物入生肖还是由阴阳变化所决定的:“夫十二支固属阴阳,皆于时位上见之,易封取象亦然也,惟理义之存焉耳。” 对于十二生肖的来历,古人还有一种“不足之形”的说法,流传颇广。南宋曾三异《同话录》“十二辰”条称:“十二辰,属子午卯酉丑,行死处,其属体皆有亏,如鼠无胆,鸡无肾,马无角,牛无齿,兔无唇之类,惟三物配附不合耳。”曾三异认为,十二生肖是根据每一种动物特有的生理特征(缺陷),即所谓“亏”来选择的。